那人 那事 那书院

来源:华商网-华商报 发布时间:2010-11-10 09:28

没顾客的时候,刘克就会吹上一段

  西安南门里的关中书院,建于明万历三十七年(公元1609年),为明清两代陕西最高学府,也是全国四大书院之一。民国时改为省立师范学校,解放后在文革后期为西安市第五中学,之后恢复为师范学校,现为西安文理学院所在地。

  古朴男子书院门卖埙

  时间:1999年12月末某天

  地点:书院门街口

  人物:刘克

  事件:偶遇老乡

  从南门进城,右手侧,城墙下,望去一片古朴敦厚的仿古建筑,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巷子穿其而入,这就是书院门。

  1999年年末,正是人们欢天喜地迎接千禧年的时候,来自陕北子洲的刘克却感到生活的路快走到了尽头,穷困交加的他在书院门的街口停下了脚步……这时候,天空飘起了雨夹雪,刘克找了个店铺的屋檐躲了进去,岂不知这一“躲”竟改变了他此后的人生。

  那一年刘克45岁,来西安前在子洲中学工作。妻子杜成清半年前检查出患上了子宫癌。此后的大半时间他都陪妻子在西安看病,巨额医疗费加上精神上的压力,几乎要压垮这个陕北汉子。

  站在屋檐下,刘克漫无目的地看着街上的行人,这时候,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说熟悉,是因为一听就知道那是子洲口音。“进来里面坐,小心外面的风雪。”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中年男子招呼着他。也许是因为乡音耳熟,刘克也没客气,转身就走进了店铺。这是一家卖文房四宝的店面。

  刘克一开口,对方也听出了是老乡。又一番寒暄后,这位老乡就问刘克来西安有何贵干。刘克遂将妻子如何患病,眼前如何困苦潦倒一股脑倒给这位老乡。听完了,这位老乡说:“那你看这样行不行,我这里有些积货,你拿去卖,赚了是你的,赔了算我的,有事干就不愁没出路。”

  顺着老乡的手指所指,刘克看见堆在店铺一角的一堆乌溜溜像葫芦模样的黑陶,是埙(音xun),西安土生土长的一种古乐器。那时候,书院门步行街刚刚经过一次大的改造,整条街两侧集中了书画印章的店铺。

  刘克辞掉了子洲中学的工作,开始在书院门卖起了埙。

  回首 400年前建书院门

  时间:1608年4月某天

  地点:宝庆寺里

  人物:冯从吾

  事件:商建书院

  正是春暖花开时节,寺院中间华塔旁的那株海棠树上早已花朵累累。

  一天的讲学早结束了,冯从吾一个人站在廊檐下望着花树发呆。这位从西安走出去的学者,官至工部尚书,却因看不惯万历皇帝无道,上书批评他沉溺酒色、荒于朝政,触怒了龙颜不说,自己也没法再在官场混下去,于是辞朝回乡,选了城墙下的宝庆寺这一静谧之地,一边潜心经理之学,一边讲学授道。

  冯从吾开始讲学时,只有数得清的几个来听,寺里的一间厢房就够用,后来陕西布政使(掌当时陕西之政)汪可受等人也加入其中,学堂的知名度越来越高,来听讲的人就越来越多,厢房不够用,大殿里也坐不下了,这让冯从吾很是烦恼。

  正发呆,这时门童来报:汪可受大人来了。冯从吾赶紧迎候。两人相见后,刚一坐定,汪可受就说话了:兄眉宇间有不悦之色,为何事?

  冯从吾遂将学堂地方紧张之苦恼说了一遍,听完了,汪可受却连笑几声,说:趁着春色尚好,咱俩先出去溜达溜达。二人来到了东墙外的小悉园。

  虽是时近黄昏,可园里却风光无限,草色花香,纷繁异常。汪可受手指一划,问:兄以为这里如何?冯从吾不明就里,只是点头称道:不错啊!那就用这块地给你建一个学堂如何?汪可受兴奋地说。冯从吾心中的惊喜自不必说。

  次年,也就是万历三十七年,书院在原来的小悉园落成,以关中之地取名“关中书院”,由此开创了300多年的陕西讲学之典范。

  发展西安市第五中学所在

  时间:1979年9月某天

  地点:关中书院,当时为西安市第五中学所在

  人物:张和珍

  事件:意外受伤

  那一天张和珍的心情的确被搞得有些复杂,面对那张被歉意扭曲了的年轻的脸,她不知道该是恨他,还是可怜他。

  书院门住着三百多户人家,张和珍家就住在街北面的和乐巷。那一年她刚考上高中,新学校就在她家出来只要走一条巷子就到的关中书院,那时是西安市第五中学。

  那是新学期开学后不久的一节体育课,大家在操场上正站着队列,就听有人喊:“快跑!快跑!”张和珍也只顾跑了起来,可还没有跑几步,只觉得腿上一麻,一支标枪已扎进她的小腿……这时候,一个男生急火火拨开人群挤到张和珍跟前,一张年轻的脸早已被恐惧和歉意扭曲。

  原来,这位高年级的男生也在上体育课,投掷标枪时没有控制好方向,造成了事故。

  后来,那个男生从学校毕业了;再后来,张和珍也从学校毕业了;再再后来,他们结婚了,生儿育女,书院门里又多了和睦幸福的一家人。

  改造 取经杭州河坊街

  时间:2003年8月某天

  地点:南院门街道办事处

  人物:闫丹杰

  事件:外出学习归来

  南院门街道办事处副主任闫丹杰在杭州长达半月的考察学习过程中,西湖边上的河坊街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。河坊街和书院门有些像,它曾是古代都城杭州的“皇城根儿”,世纪之交改造成仿古商业一条街,两三年时间已在全国闻名,仅一条街上一年的营业额就有几个亿,而书院门只有几千万。

 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,书院门里还只是以住家户为主。房屋多年久失修,用水还要用担到外面去挑。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政府开始对书院门进行改造,先后经历了两次大的动作,基本形成了一条仿旧如旧的商业步行街,但问题也随之出现,虽然街道建设一新,由于人气还不够,街上游客一少,就显得空荡荡的。还有路灯问题,照明不够,天一黑,一条街黑黢黢的,游人哪敢去。

  杭州河坊街的做法是不是也可以搬到书院门来?回到西安,闫丹杰就把街办负责管理书院门的同志都喊来,开始筹划再改造。次年,60个售货亭依次摆在了街道中央,装上了式样古朴的路灯,沿街放置了拴马桩等一些街头小品,街道上丰富了许多。

  为了纪念冯从吾,在关中书院门口临着街道竖立了他的雕像。

  繁华 卖埙度过生活危机

  地点:书院门

  人物:刘克

  事件:卖埙

  黄金周最后一天,书院门出出进进的人流不断,许多人都会在刘克卖埙的摊位前停下来,除了看个稀奇,识货的都会买上几个。而当刘克帮游客给埙找音时,妻子杜成清总会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。

  这距离刘克第一次来书院门已过去了快11年,度过了生活危机的他,如今已没有了当时的穷困潦倒的样子,坐在自己卖埙的小摊后面,一没有了顾客,就会拾起一个埙来吹上一段,深沉而稍显悲凉的乐曲半条街都能听到。

  刘克说,开始卖埙时也并不顺利,由于自己不懂,游客一问三不知,经常是一天一个都卖不出去,多亏那位老乡一直扶助。后来他看了许多书,又自己学会了吹埙,一来二去,成了半个行家,不识货的游客经他一说有的也会掏钱买上几个权当艺术品。

  在卖埙的过程中,刘克还学会了雕刻。他已经能自如地在埙坯上雕刻各种图案。刘克说,卖埙的收入不但给妻子看好了病,也维持了一家人的生活,现在两个儿子也都跟着来到了西安,一家人日子虽然不是很富裕,但吃用不愁,也算是在城里安顿下来了。说这些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,书院门里林立的店铺经霓虹灯照耀,显得光怪陆离。本报记者张小刚/文陈团结/图

  书院门

  位于南门内东侧,主街东西向,长500多米,东面紧邻碑林博物馆,西口有唐宝庆寺华塔,关中书院位于街中,书院门因在书院门前而得名。

  因书院缘故,书院门一带早在明清时期就是西安的文化中心,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子在此学习生活,逐渐形成了周边街巷商铺。

  解放后一度败落,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一些人为谋生拿宣纸到碑林拓片了来卖,后来人越来越多,逐渐形成了一条街的商业氛围。到九十年代以后,政府三次对其改造,恢复为具有明清建筑风格的仿古商业一条街。

  埙与书院门

  埙是书院门特有的一种古乐器。贾平凹的小说《废都》里的那个落魄文人周敏,没事儿常爱在古城墙上吹埙,据说地点应该就在书院门南面的一截城墙。后来,很多西安人学会了吹埙,做起了卖埙的生意,时间一长,埙也成了书院门的一个标志性物品。

【西安日报社声明】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。自2009年1月1日起,其他商业网站(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)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,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文章。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的新闻,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"西安新闻网-西安日报"、"西安新闻网-西安晚报"。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。联系电话:029-876167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