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忠实谈西安的“淡定”

来源:东方早报 发布时间:2010-03-22 15:12

“在西安人面前不要谈历史。”这句略带调侃的话背后透出的是西安这座城市曾经拥有的辉煌历史,而且这座城市几千年来没有像其他文明古都那样湮没。不过再热闹的长安街景,也早已定格在历史中,更何况它不可能再重现千年前的繁盛。依然在中国版图中心的西安,它仅作为一座历史文明古都,而世俗生活中的政治与经济,权力与财富,那些纷争与它关系不大。安静的西安,聆听着千年亘古不变的钟声,每天接受来自全世界的朝拜。生于斯、长于斯的西安作家陈忠实,对这座贵族城市如今相对边缘化的位置,表现得很坦然淡定。再惊艳的历史,也只是属于过去,和当下普通西安人没有太大关系,更不可能让西安人总是生活在历史的光环下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石剑峰

    您生在西安,长在西安,这六十多年,您觉得西安的变化在哪里?

    陈忠实:我出生在西安东郊的灞河边上,离西安城二十多公里。那里跟城里差别非常大,尤其是1949年解放以后差别更大。在我小的时候,尽管大家都知道城里跟城外的差别,但城乡意识和心理障碍没有解放后大。解放后,因为有一个所谓的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的差别,同样一个西安,城里跟城外的隔膜非常大。这是我亲身经历的。现在我出生的城郊也城市化了,土地都被商业开发,城郊农民不再靠土地生存,这种状况不断向西安四周蔓延。

    我少年时期,那个时候大概是解放初,我们这些西安城郊的人对西安城还有点调侃的称呼,比如我们叫远处的城市不叫它西安城,我们调侃它是个大暴(念bu)子,就是大农村的意思,西安就是比我们生活的村子大而已。而如今,再也不会有人这么形容西安城了。西安作为一座千年古城,变化最大的当然是城市新的格局。都说西安是我们中国的千年古都,可是就算是西安,也和中国其他城市一样,在这六十年里特别是近二三十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你只能在某些角落和某些历史遗迹那里凭吊西安曾经的辉煌。现在留下来的古长安其实是明朝的长安,其面积仅仅是唐朝长安城的七分之一,而新西安城大概又是唐长安城的七倍甚至更多。这是面积上的变化。原来的明长安城城墙外就是民田,现在的西安,南到平岭,北到渭河,东至我的家乡灞桥,西到三桥,全都被划入现在的西安城区。城市面貌和交通都比以前有很大的改观,规模已经远远超过历史上最辉煌的长安。以前最能代表西安的四条大街,南大街第一个改造,现在已经面目全非,完全是现代化的城区。西大街、北大街也陆续改造,现在只剩下东大街还没来得及,但即将改造。西安以前的街道破败得厉害,单家独户的房子大部分是土泥坯建造的,一下大雨就可能倒掉些,保存意义有多大呢?很多人说保护,实在是不太了解情况,旧城区很多地方不改造不行。不过还好回民区基本还保存着老西安的风貌,那些小院、街道等基本没有变化,而回民的小吃味道最好。那里不仅是游客爱去,也是我们西安人喜欢的地方。

    就人来说,西安人的生活习惯有很大变化。过去外面的人都说,西安人就是少不了一碗面,最喜欢吃的就是肉夹馍。以前曾经调侃西安人,赫鲁晓夫说共产主义就是牛肉加土豆,对西安人来说,肉夹馍就等于共产主义。现在西安人的生活习俗已经远远不是一个肉夹馍的品味,和其他城市人差不多,不再局限于一碗面或者一个肉夹馍。现在西安人的生活习俗已经和我小时候的西安人生活完全不一样了。所以,不能再用那个千年前曾经辉煌的长安来比对现在的西安。

    就算整个城市无法逃脱中国城市现代化的命运,可西安人性格中有没有不变的地方?吴宓论说过陕西人的性格特征,曾经用四个字来形容西安人——“倔、犟、硬、碰”——现在还是这样吗?

    陈忠实:那些对西安人的形容都有点夸张,虽然表面上并没有恶意,其实本质上还是在嘲笑西安人。以前还有人用其他四个字来形容以西安为代表的关中人或者秦人——“秦人不党”,我倒是挺赞同这个形容。“秦人不党”的“秦人”指的就是以西安人为代表的关中人,“不党”是指不搞小圈子不玩阴的,这个形容就是说西安人不爱结党营私,都比较正派,喜欢光明正大做事。当然这么做事情,有时候难免会吃点亏,所以也可能被人嘲笑。但我认为西安的这种性格已经渗透到西安人的基因中。我不敢说自己就是典型的西安人,但要是别人这么说,我愿意把这当成恭维。我就是喜欢在这块土地上生活,永远也不会离开,因为在这里心里感觉最踏实、自在。

【西安日报社声明】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。自2009年1月1日起,其他商业网站(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)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,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文章。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、西安晚报的新闻,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"西安新闻网-西安日报"、"西安新闻网-西安晚报"。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。联系电话:029-87616747